欢迎访问将星网! 新闻资讯 | 关于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时代人物 > 时代人物 >

七一勋章”获得者李宏塔:“老百姓的事就是大事”

新闻来源:军网   总编:将星   主编:大曼子   责任编辑:嘉泽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7-15

安徽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李宏塔——

“老百姓的事就是大事”(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七一勋章”获得者)

初见李宏塔(上图,新华社记者周牧摄),这位72岁的老人虽满头银发却精神矍铄,走起路来步伐稳健。李宏塔是安徽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他当过兵、做过工人,而后又在共青团、民政、政协等系统工作。他传承红色家风,始终艰苦朴素、清正廉洁、以严治家,在工作生活中始终与群众想在一起、干在一处,是党员领导干部忠诚干净担当的典范。

艰苦朴素,传承优良家风

“父母言传身教,告诫我永远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李宏塔说。小时候在北京生活时,他曾骑一辆父母在旧货市场上买来的自行车,往返于家和学校之间。

后来,随父母工作调动,李宏塔来到安徽读书。曾有人给他家送来几袋葡萄干,放学回家后的李宏塔,当时年纪小不懂事,拆开一包就吃起来。父亲知道后当即批评了他。“我们只有一个权力,就是为人民服务。做了一点工作就收礼物,这不是共产党人干的事。”随后,父亲把葡萄干原样退回,李宏塔吃掉的那一包,也一同折价返还。

“父亲身体力行,严格要求,久而久之,我也知道了该如何做人做事。”李宏塔说。工作期间,他从不搞特殊化,除了极少数赶时间的重要公务外,他从不坐专车,天天骑自行车上下班。

李宏塔的爱人介绍,担任领导工作20多年,李宏塔骑坏了4辆自行车,穿坏了5件雨衣、7双胶鞋。随着年龄增大,2003年他将自行车换成了电动车,自己还笑称是“与时俱进”。

深入基层,了解群众心声

1987年,38岁的他已在共青团系统工作多年,组织上拟调他到新的岗位上工作。征求意见时,他说:“给老百姓多办实事好事,就是我的最大心愿。”

2003年夏天,淮河发生水患,李宏塔带着民政厅有关人员来到安徽省颍上县建颍乡箭井村和王岗镇金岗村察看灾情。那时已经有了救灾帐篷,还搭了简陋的庵棚,可一些受灾群众依旧露天睡在淮河大坝上。李宏塔走进帐篷,顿感热浪滚滚,暑气灼人。他叫工作人员用温度计测量,帐篷里的温度超过了40摄氏度。他和工作人员随即建议当地党政机关带头腾出办公室对受灾群众进行二次安置。几天后,当地就动员党政机关腾出办公室,妥善安置了数万名受灾群众。

“视孤寡老人为父母,视孤残儿童为子女,视民政对象为亲人。”这是李宏塔常说的三句话。在安徽省民政厅工作期间,李宏塔每年至少有一半时间在基层度过。他经常步行进村入户调研,从百姓家里出来,他再依次到乡镇、县市座谈。

2000年前后,安徽推行农村税费改革,规范乡镇财政收支管理。此前,乡镇承担了部分五保供养经费,改革后会不会影响五保对象的基本生活?时任安徽省民政厅厅长的李宏塔十分关心这个问题,立即组织工作人员走访调研。“为困难群众讲话、办事,有什么好顾虑的?一定要深入下去摸实情,把真实情况反映上去,为完善改革措施提供参考。”看到有的同志心存顾虑,李宏塔坚定地说。

就这样,李宏塔带头下去调研,撰写材料上报,建议加大对五保对象的基本生活保障力度。最终,五保对象的基本生活得到了有力保障。

严于律己,坚守党员本色

李宏塔曾在合肥化工厂氯化车间做过工人。在这里,李宏塔与工友们打成一片,工作十分积极。没多久,就成了厂里的业务骨干,他却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

李宏塔一家三口在一套55平方米的旧房里住了16年多。根据安徽省当时的干部住房标准,晋升副厅级后,李宏塔可以住70平方米以上的住房,然而1984年,他却搬进位于楼房最西面一套冬冷夏热的两居室。

工作期间,李宏塔先后4次主持分房工作,却从未给自己要过一套。每到分房时,李宏塔都把自己排在党员干部排序的最后面。

在共青团合肥市委工作时,单位要分给他一套大房子,但当看到年轻职工急需婚房,他坚持用自己的一套大房换了3套小户型,分给单位的3个年轻人。“需要房子的职工那么多,还是先解决他们的困难吧。我觉得我的生活条件已经很好了。”李宏塔说。

每次单位开展“送温暖”“献爱心”活动,李宏塔的捐款数总是排在前面。低保户过年的饺子皮没着落、前来求助的下岗工人没带伞……类似的小事,他都放在心上。平时遇到困难群众,他也会随时把身上带的钱拿来帮助解决问题。

2008年初,李宏塔刚到省政协工作,正赶上安徽发生雪灾。

为了调研情况,李宏塔连续8天奔赴3市,挨家挨户查访。午饭时间,李宏塔走进路边的一家小面馆。“老百姓的事就是大事,能抓紧点就抓紧点,不要为吃饭这种小事耽误时间。”李宏塔说。

退休后,李宏塔也没闲下来,他加入中华慈善总会,为改善中西部困难群众的生活继续奔走忙碌。“服务群众是件幸福的事,”李宏塔说,“共产党人要始终把自己置身于人民群众中。其实我做的事情,都只是作为共产党员的分内之事。”